<address id="9l91p"><listing id="9l91p"><meter id="9l91p"></meter></listing></address>

<form id="9l91p"></form>
<address id="9l91p"><nobr id="9l91p"></nobr></address>

        紫水河傳奇
        2021-03-17 09:18:55          來源:東安縣融媒體中心 | 編輯:張鈺茜 | 作者:伊榕          瀏覽量:19842

        【題記】紫水河是一個神話、一個傳奇、一個夢想、一種記憶;紫水河的偉大來自她的神性、天性、人性與德性!認識了紫水河,也就認識了中國的河、世界的河、文明的河;認識了紫水河,也就認識了東安、看懂了中國、理解了世界!因為紫水河,我們相識;因為紫水河,我們不再相忘于山川!


        我常常陷入毫無預知的凝望

        一半是世界,一半是東安

        一半是高山,一半是河流

        渺渺地球,茫茫南嶺

        上天吻過的土地

        我看到了西南角的東安

        東安的西南邊

        廣袤的崇山峻嶺之間

        一弘清泉叮咚而下

        滴水連線,聚線為溪,匯溪成河

        淙淙潺潺,帶著夢想的味道

        穿山而出,蜿蜒流長

        不舍晝夜

        千年萬年

        誰知道,大山小河,小河大名

        乳名太陽江


        小河時光,天上人間

        穿越山川如歌,穿越歲月如梭

        洪荒以降

        相傳舜帝禪位于大禹,便巡行天下

        茫茫長路

        且放白馬青崖間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南巡的轔轔車馬

        駐足于金光閃閃的太陽江畔

        環顧群山,氣候溫潤

        更兼風光秀麗,鳥語花香

        舜帝擱下行程

        在此過上與民同樂的山居生活

        白天巡視狩獵

        晚上宿營在山下的溶洞

        歡歌笑語中

        太陽江成了飲馬溪

        成了舜帝種植作物的水流

        山民幽居,諸多陋習

        舜帝穿村走戶,教化民俗

        日積月累

        茹毛飲血的莽荒野地

        漸漸成為天下樂土

        春華秋實

        五谷豐登


        難料時光荏苒,春秋更迭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舜帝悉知百里之外的九嶷山麓

        九龍作惡,戲水湘江

        卷起洪水暴漲

        肆虐之處,百姓苦不堪言

        舜帝不顧年事已高,毅然前往

        迎著血色黎明

        為民除害

        終因日夜兼程,勞累過度

        崩于蒼梧之野,葬于九嶷

        遠在北方的娥皇女英

        遙念舜帝南巡久久未歸,循跡南下

        行至東安西南大山之麓

        太陽江邊

        驚悉舜帝駕崩

        悲從中來,長哭九天九晚

        眼睛哭腫,嗓子哭啞,淚水哭干

        血淚跌落荊竹之上,即成斑竹

        滴入太陽江里

        一半殷紅

        一半深紫

        幽怨凄冷,卻是人情真誠

        太陽江從此敬稱為紫水河

        舜帝教化的崇山峻嶺尊名為舜皇山

        蒼茫天空,熙熙人海

        山川的天性

        神性的大愛

        從此注入了清麗的紫水河


        只是俯仰之間,天圓地方

        生生不息

        多少年后的多少年

        紫水河長長地流淌,峰回路轉

        迎來風霜雪雨的轉換

        送走黑夜與白天的交替

        太陽下的白鷺灘,五彩斑斕

        春夏之交,小草如茵

        高高矮矮的花開了

        白鷺成群結隊地從天而來

        笑看水牛細嚼青草

        放牛娃各自逍遙

        隨著水牛一聲長鳴

        白鷺齊飛

        一幅田園圖景,呈現的是平和安祥

        轉身就是雙妃洲

        當年的娥皇女英長成了一片楓楊林

        隨風搖曳,婀娜多姿

        夕照時分

        河水繞著長洲,嘩啦啦流淌

        鳥兒呼朋引伴

        千年暮歸

        萬年炊煙

        如此裊裊

        我想起的卻是長河落日難圓

        只有媽媽的淚光

        照亮我的夜空


        又見風花雪月,長路漫漫

        不需要記住

        也就不在意忘記

        紫水河滋養了一片沙洲世界

        一片植物天堂

        一片候鳥的樂土

        剛剛迎來紫背葦鳽,黑冠鵑隼

        又會送走黑冠鵑隼,紅腹角雉

        白天看到白鷴,晚上又見紅腹角雉

        還有河里的魚

        大大小小的米蝦和河蟹

        常常飛鳥蔽日

        魚翔淺底

        普天之下,南嶺深處

        不是多了

        而是太少

        一個生態世界

        一個自然生長的山水王國


        待到河水流過紫溪古鎮

        千年沉浮的歷史

        寫下了西漢的東安驛,唐朝的東安場

        往昔的官衙早已丟失蹤影

        只有碧綠的大樟樹訴說蒼老的詩意

        沉郁之際

        木屋老街

        閃現的是我童年的身影

        歲月非無情,飄落在河水里

        一半混濁

        一半灰冷

        河上的大木橋疊入了依稀的回憶

        岸邊的古樟消失在刀光火影里

        南正街的木樓

        唐公街的鐘表

        興隆街的紅薯絲

        東正街的辣蘿卜

        西正街的豆腐干

        下河街的米粉鋪

        依舊在吆喝古鎮的生活

        彌漫在紅磚青瓦中的甜酸苦辣

        注釋著相近的口味

        不一樣的小鎮人家


        來到河上的廣利橋

        聽到的是茶馬古道的駝鈴聲

        遙遠的湘桂商道

        南到大海,北至草原的天路

        在這個驛站避風躲雨

        山色空靈

        依舊可見古商隊的背影

        轉身望西北

        漢營古跡

        老虎山上空存孔明臺

        早已不見諸葛調兵遣將

        隔河相望的諸葛嶺

        也已不見張飛安營扎寨

        往事如風

        當年的孔明臺南眺諸葛嶺

        兩峰相對,互為犄角,兵家重鎮

        千年之后

        風云遠去

        故事留下了

        古今之間

        山風吹拂,樹葉蕭蕭

        聽到的是當年的悲壯與豪邁

        喚醒的是紫水河的滄桑與古典


        記得早期的永州商人

        從百里之外帶來玉蟾巖的稻種

        改變了紫水河的耕讀方式

        收獲的是人類童年的稻作文明

        千年沉鉤

        千年深處

        可見稻花盛開,稻香襲人

        顆粒歸倉之后

        黃橙橙的稻谷養大的東安雞

        雪花似的稻米釀出了米醋

        烹飪出香飄四海的美味佳肴

        天下流行

        成就了東安味道

        也豐富了一道國宴的味道

        品味之間

        沉香寺的鐘聲從湘江第一灣吹來

        搖響吳公塔的鈴鐺

        悠悠揚揚,都是德性的表達

        我的童年總是留連在吳公塔上下

        常常眺望,常常困惑于碩大的石鼓

        怎么神奇地搬上了塔頂

        蒼生有幸

        云游的神仙為修塔的真誠所動

        云天之上,微風徐來

        石鼓隨風而上,登頂塔頂

        奶奶說,修建寶塔的風水寶地

        就是人生的福地

        吳公塔立在紫水河邊

        不為鎮妖

        不為佛佗

        只為德照人心

        正如塔中詩文所示

        "回澗紫水文光射“

        祈求的是開啟一方浩瀚的文運

        世事無常,自有經緯

        夢想并非遙不可及

        可及的是總有夢想在路上

        秉持德性的根本

        天人之間

        紫水河則是一面永恒的寶鏡

        所以,盡管斗轉星移,日升月落

        遠遠眺望紫水河的水嶺人

        以武術傳承了舜帝的德訓

        紫水河的情義

        無論翩翩少年,還是耄耋老人

        鏗鏘武術

        連綿不絕

        健身為宗,技能為修

        千百年里,風生水起

        舉手投足之間

        盡顯舜皇山的風骨

        閉目養神之際

        飄逸紫水河的柔情

        義勇豪情之氣

        散發的是醇厚的稻香

        煌煌德武

        天人合一

        一路綿延光大

        熠熠地矗立了東安又一座文化豐碑


        穿過白牙市鎮東部園田的時候

        紫水河接納了西來的龍溪河

        我在河畔的一中,恰同學少年

        柔秉燭夜讀

        躍出夔門那一刻

        遠近飄來陣陣稻花的芳香

        雖未成龍,卻也春風十里

        不亢不卑

        天高云淡

        紫水河給了我滋養

        龍溪河為我豎起人生的支點

        難忘當年老師的燈光

        教室外的一棵棵高大的樟樹

        還有秦漢間那一對白鴨的故事

        或許鐘靈毓秀

        白鴨從天而降,落入龍溪河

        泄露了白鴨寶地的天機

        元明之際,更因集市得名白鴨市

        “鴨”成為“牙”的歷史

        如今的白牙市,現代改寫了往昔

        龍溪河邊大樓林立

        商業店鋪,鱗次櫛比

        高鐵飛馳,歸去來兮

        獨秀峰聳翠

        娥眉巖幽靜

        祖師殿莊重

        文昌閣肅穆

        極樂庵秀明

        石礦嶺一片人聲鼎沸

        新街車水馬龍

        東安雞香不絕如縷

        夢回千年

        朝花夕拾

        只見紫水河流過美麗的濕地公園

        白鴨寶地蛻變為人間福地


        前行十里外的紫水河畔

        一塊巨大的馬跡石巍然屹立

        至今可見仙人大馬踩下的痕跡

        馬跡石對岸是一個馬跡凼

        潭水深幽,魚兒繁多

        宋朝時,李文珍和他的八旬老娘

        在河邊打魚為生

        一年冬天,連降大雪

        紫水河第一次凍成了厚厚的冰河

        李文珍不能下河捕魚

        也就無錢買米,斷了炊煙

        老母親受凍挨餓

        無奈之下,李文珍央求河神

        在冰河之上,鑿出一個碗大的窟窿

        雙腳跪在凜冽刺骨的冰河上

        訴求母子渡過難關

        一跪就過去了三天三晚

        孝心可鑒

        河神趕來十幾條鯉魚,頻頻跳出窟窿

        李文珍捧回鯉魚,熬出熱湯

        母親喝下一碗,慢慢回過神氣

        天人感應,孝順為大

        馬跡凼從此多了一個“孝子潭”的美名

        耀耀美名千秋

        卻是舜帝的悲憫與溫暖

        在此無聲地傳揚


        出了馬跡凼,不遠的春芽甸村依稀可見

        村前的河灣

        一直回蕩一個美麗的傳說

        春光明媚

        舜帝在河灣遇到一個牧牛娃

        牧童家境貧寒

        舜皇得知,唏噓不已

        一連三問,牧童實話實說

        臨別之際,舜帝用一枚衣扣相送

        囑咐牧童

        將來家里不管有多少人

        也不宜分家立戶

        牧童謹記于心

        回家途中,偶遇一個年齡相仿的姑娘

        從此兩小無猜,相依為命

        日出而作,日落而歸

        那枚扣子變成一口鐵鍋

        一日三餐,自然天成

        天長日久,兩人長大成人

        為感天賜良緣,結為夫妻

        男耕女織,生兒育女

        繁衍七代,已是遠近聞名的千人望族

        鍋通人性

        一日三餐,量人而出

        不多不少,依然天賜

        七代之后,人口更眾

        始得另立門庭

        雖然有悖舜帝囑咐

        卻能開枝散葉,花開各地

        不失一段佳話,千年傳為美談


        離開春芽甸村,迎面就是大江口

        紫水河毅然在此敞開心扉

        河面雄闊

        水流平緩

        坦蕩地匯入了浩浩南來的湘江

        猶如彎彎漢江融入滔滔江水

        造就武漢三鎮

        大江口的地形與水文

        促成了曾經的東安小武漢

        曾幾何時

        忙忙碌碌的碼頭

        商賈穿梭,帆船林立

        南來北往

        各種貨物匆匆集散與交易

        雖是時過境遷

        興廢替代

        艄公的吆喝稀稀疏疏地傳來

        帶來往日的回響

        寂寞老街

        幾段青青的石板路

        素面朝天

        斑斑駁駁地訴說著鹽漕要津的故事


        紫水河西來,湘江逶迤

        遙想舜帝當年,由此溯流而上

        巡視西南

        從此順水而下,直下湘江

        紫水河的傳奇在此匯入湘江的故事

        蒼穹之下

        惟余莽莽

        我一時悵然若失

        又驀然目光如炬

        時間可能是虛假的,故鄉卻是真的

        紫水河是真的

        千萬年流淌,千萬年滋養

        紫水河依然美麗如故,弦歌如初

        奔流是天性

        東安是來路

        湘江只是一個方向

        大海才是不變的歸宿

        渺渺長流

        一派血氣方剛的豪邁

        這就是紫水河,舜帝的紫水河

        東安的紫水河,世界的紫水河

        奔流不止,是因為目的的行走

        不是因為閃光的色彩

        回望生命之約

        四季輪回

        一滴水,一瓣花,一家人

        一片空濛的云雨

        日暮鄉關

        問道山川

        瀟湘在等待,長江在呼喚

        大海永遠在波濤連天的東方

        我的世界

        只見紫水河在青山綠水間溫暖地流遠


        (作者唐宜榮系哲學士,華民慈善研究院院長、《中國故事》雜志副總編輯、大理大學客座教授、農創投控(深圳)集團文化戰略顧問、武漢市永州商會戰略顧問)

          下載APP

        東安融媒
        最新亚洲AV日韩AV欧美AV,在线成本L人视频动漫,国产人碰人摸人爱免费视频,各类女浴室洗澡被偷拍Magnet